远远不想醒过来

永不放弃
微博@远远不想醒过来

[獒龙獒]如果这一秒钟你跟我讲你不爱我39-40(完结)

感恩大佬 @燊枷  没有她就没有这篇文

感恩陪伴 曾经以为不会回头 还是续了命

我的毕生愿望就是找到像文里的马龙这样的男人!


39

 

圣诞节之后马龙就去了美国,张继科在T20上发了论文之后又恢复了埋头读书的生活,他的目标远远还没达到,一篇论文算什么?张继科已经在写好的硕士毕业论文的基础上开始写书的征程。

 

等到五月底,马龙从美国回来准备毕业的事宜。

 

许昕同姚彦双双接了哥伦比亚的offer,夫妻档将在东海岸提前开伙,毕业照都来不及拍,毕业典礼也要缺席。

 

所以等马龙回来后第二天,许昕就把马龙和张继科拉出来拍毕业照。

 

姚彦看着相机里的木讷三人组,抱怨道:“喂,你地三兄弟死左咩?郁一下变换下姿势得唔得!”

 

许昕听到老婆抱怨,就绕过站中间的张继科,拉着马龙商量,说不如让他和张继科两个人将马龙公主抱起来。

 

张继科听了许昕的馊主意就用手肘怼他,但是马龙为了大局已经答应舍身了。

 

只用0.5秒马龙就揽住了张继科的脖子,然后一蹬,张继科的眼角余光看到许昕要来搬马龙的屁股同腿,于是揽住马龙腰的手就迅速滑到大腿,一个人将马龙抱了起来。

 

姚彦是个好厉害的摄影师,抓拍得很好。

 

三十多张瞬时照片里,姚彦挑出最好看的一张给三兄弟看。

 

并且对着张继科和马龙评价:“等我翻去剪左啊许昕,就可以当成你地嘅结婚照了。”

 

对此许昕十分不爽,表示日后一定要报仇,让西海岸的马龙也尝尝冷冷的狗粮在脸上狠狠得拍的感觉。

 

毕业典礼如期进行,那一日的K大是张继科见过最美的校园,可能是因为马龙还在身边,也可能是因为马龙第二天就要启程飞往美国。

 

晚上马龙躺在床上举着iPad翻照片,等张继科从浴室出来之后,马龙问:“你以后想去边度拍结婚照啊?”

 

猝不及防听了结婚这个词,张继科心里都漏了一拍。

 

张继科故作淡定:“做咩啊?仲想同我结婚啊?”

 

马龙在床上晃着二郎腿:“Of Course!”

 

张继科捏住心里的小老鼠不让它尖叫:“但是我一捻到你搞嘅研究,就对你好着紧,因为我真係憎数理化经济学,你同我结婚係不会有幸福嘅。”

 

马龙讲:“没事啊,你唔知咩?有一个理论係搵一个跟你嘅学术观点不同嘅人结婚,饭台上好吵架,下半世不嫌无聊。我在Berkeley嘅boss,佢同佢老婆嘅学术观点截然相反,佢同我讲十年前他每个星期都同老婆吵到要打起来,所以十年之后他身体明显比同龄人好好多!”

 

马龙讲得有理有据,而且跟马龙在一起之后,张继科了解多了马龙做的研究,之后其实也不是那么容不得沙子。

 

所以张继科换个理由:“我仲脾气暴躁,经常发嬲。”

 

马龙接招:“没事啊,你睇边次我不係畀你一个钟头内熄火?”

 

这句话让张继科哑口无言,因为事实的确如此,张继科甚至怀疑马龙是不是在自己身上落了蛊,张继科的情绪马龙比自己更清楚。

 

所以张继科又换了一个理由:“但係你前程似锦,我前途未卜,以后仲可唔可以出头都不肯定,万一我一世无名,你好蚀嘅。”

 

马龙的语气越来越无所谓:“没事啊,我可以养你,我绝对乐意啊。” 

 

张继科受不了:“喂,我讲真嘅!”

 

马龙的语气淡定到仿佛跳出三界外,不在五行中:“我都係真心实意,无假。”

 

张继科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,打算耍赖:“嗱,算命佬话我48岁先揾得到爱人,我呢个人孤僻成性,迷信天命。”

 

马龙竟然还能从善如流:“我都唔想再同你唧唧歪歪,既然讲到算命,我圣诞翻屋企嗰阵算过啦,算命佬佢话你同我好啱,所以你同我结婚好唔好啊?”

 

张继科:“……”

 

马龙看张继科的表情,又重复了一遍:“未听清係咩啊?听好,算命嘅话我地好啱,天生一对,万里挑一,所以你同我结婚得唔得?”

 

张继科答应了吗?

 

张继科怎么可能会答应呢?

 

不系之舟张继科。

 

反正这一夜两个人轰轰烈烈来了一场的离别性爱,做到半夜三更还舍不得睡觉,马龙唱了好多首草东没有派对的《在》,让张继科枕着找不到调的歌声入眠。

 

*他说去你吗的花海*

 

*我说你这么说好帅*

 

*他说要把它们都打败*

 

*我说我会一直都在*

 

*我会一直都在*

 

40

 

阳光透过百叶窗照进来,洒在张继科脸上。

 

张继科擦着眼睛,拉回意识之后猛地弹起来。

 

身边无人。

 

张继科看到床头柜的时针已经指向十点。

 

马龙的飞机是早上十点十五分。

 

张继科心脏狂跳,爬起来在屋子里转了一圈,毫不意外马龙已经走了。

 

张继科懊恼地拍头,恨自己睡得死猪一样,又恨马龙没有叫自己起床。

 

他漫山遍野找手机,最后在床底一团的睡衣睡裤中翻出手机。

 

但是在掏手机的过程中,张继科发现了一件怪事。

 

阳光下,有一枚闪闪发亮的东西,套在自己右手的食指之上。

 

张继科心想:**** ****!**** *** **** ** **?!

 

他吓得把好不容易找到的手机都扔掉了,见了鬼一样看着手上的戒指。

 

下一秒,张继科抓着自己的手指,使劲想把戒指拔下来。

 

但是可能是由于过于激动,张继科失败了。

 

他又跪倒在地上去捡滑进电脑桌地下的手机。

 

然后手指摸到了桌上写的纸条。

 

上面是马龙歪歪扭扭的蚯蚓字:等我三年,翻来同你结婚!^口^

 

张继科心想:**** ****!**** *** **** ** **?!

 

他三下五除二就将纸撕成了四半,没有继续撕下去是因为纸张太小。

 

他打电话给马龙,但是手机已经不在服务区。

 

张继科自己在屋里走来走去好多圈,考虑要不要跟马龙结婚。

 

他打电话给许昕,语无伦次描述了马龙的卑鄙行为。

 

许昕听了一阵,怪叫道:“叼,训觉嘅时候偷偷地帮你带戒指,果然係马龙做得出来嘅嘢。”

 

张继科觉得许昕重点错,骂骂咧咧叫他认真想一想怎么办。

 

许昕觉得张继科好奇怪:“喂,一个戒指将你点?你做咩神神化化,不想要就丢。”

 

这句话虽然说得很欠扁,但是启发了张继科。

 

为什么马龙趁自己睡觉的时候偷偷将戒指戴在自己手上,自己就一定要当真呢?

 

张继科停下疾走的步伐。

 

就当作一个玩笑话,马龙的恶作剧,他只要当作没事发生,顺其自然就好。

 

张继科脱掉戒指,放在桌上,努力让自己正常一点。

 

马龙要飞好久,等他下飞机的时候,应该会有一个解释。

 

张继科叠了被子,洗了衣服,拖了地板,又晾了衣服,擦了桌子,收拾房间。

 

最后他又没事人一样带上了戒指。

 

因为没地方放这个小东西安全,怪马龙连盒子都不留给他,张继科在心里指责。

 

第二天起床,张继科收到了一条信息。

 

[喜欢戒指吗?]

 

张继科本来想打电话过去,但是想到国际长途太贵,就回信息。

 

[你要干嘛?]

 

[先定婚约,互相约束。]

 

[约束什么?]

 

[婚约忠诚。]

 

[不忠诚你能怎么样?]

 

[……]

 

[我就哭]

 

张继科看到这里就笑了。

 

他转着手上的戒指,觉得马龙眼光不错,挑的款式他很喜欢,ZJK&ML的花体字也独具美感。

 

张继科心情一愉悦,决定回个信息。

 

[只等三年,过期作废。你可别毕不了业。]

 

[遵命]

 

一星期后,香港迎来这年的第一个台风。

 

张继科拖着两个大行李箱离开K大,他孤身一人穿过大雨,却不觉得孤独。

 

校道上学生来来往往,海上的云层层叠叠,这一天的K大看起来跟以往没什么不一样。

 

【尾声】

 

两年后的一天,张继科如往常般去上课,制度经济学导论。

 

踩点进教室的张继科发觉教室里有一点异样的吵闹。

 

小撮抱团的本科生见到老师来了都逐渐安静下来,回到自己的座位。

 

于是张继科看到了坐在教室最后一排的男人。

 

他带着一副金丝眼镜,穿着浅蓝色衬衫,手里摩挲着厚厚的书本。

 

张继科翻书的手都顿住了。

 

隔着人群相望,那么远的时光,那么多的记忆,都回溯到K大的教室里张继科第一次见到马龙的模样。

 

只不过那一次马龙留给张继科的是背影,而这一次马龙的眼里全都是张继科。

 

这一次课大概是两年来张继科上得最不得心应手的一次,他的Eye Contact局限于前两排的学生和PPT,但这又是张继科上得最全情投入的一次,他的讲课内容早就超越了课本,仿佛回到K大的Commons跟全系同学Brainstorm的状态。

 

下课后张继科被学生缠住问问题,心不在焉回答了三四个同学之后,张继科眼角余光看到马龙挎着包先出了教室。

 

他无心流连,找了个理由就丢下学生走了。

 

马龙站在教室外面靠着墙,一如往常等人的姿态。

 

教学楼的喧闹声打扰不了他们,张继科只听到马龙轻轻说了一句:“我回来了。”

 

张继科第一次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感到局促。

 

他洗了手之后又去倒水,喝完水之后又走出去上厕所,连马龙的眼神都没有对上过。在洗手间的镜子前,张继科洗了一把脸,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发现脸部肌肉有些微微颤抖之后,他又使劲揉了一把脸,才回去面对马龙。

 

马龙端着水杯站在窗边,外面绿树成荫。

 

他转身看到张继科回来,好像自然而然一样关上了窗帘。

 

百叶窗“刷”得一声,遮蔽了阳光。

 

张继科背脊战栗起一排鸡皮疙瘩。

 

他打破奇怪的氛围:“做乜嘢现今翻嚟?”

 

马龙朝他走过来,张继科暗自淡定,捋起衬衫袖便往另一边挪动。

 

但是马龙挪动地更快,他抓住了张继科的手臂。

 

马龙说:“我嘅PhD论文搞掂左啦。”

 

张继科心里的震惊一下飙破值,惊到忘了挣扎。

 

马龙说:“知唔知我做乜嘢急着翻嚟?”

 

张继科一点都不想猜,因为马龙已经以一种不容拒绝的态度挪到他的面前。

 

看到张继科开始咬嘴唇,马龙笑了笑,他说:“张老师讲课好好听啊,可惜手上戴住戒指,畀好多女仔伤心了。”

 

张继科脸一下就热了,其实他一直很想把戒指收起来,但是没容器收纳,随便放怕丢,所以一直带在手上。这个时候被马龙发现,真的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藏起来。

 

所以张继科转身想走开,但是张继科转身的时候马龙就拦住了他,半揽着问:“继科,我翻来了你开心D啦,同我多讲D话唔好咩?”

 

一旦马龙开始放低姿态,张继科就找回了自己惯常的态度,舒服许多。

 

张继科也不走,他也不是真想走,就让马龙半揽着,讲:“唔想讲,而家仲好讨厌你。”

 

马龙听了好惊讶,赶紧问:“我做左咩你要讨厌我?”

 

张继科插着兜回身审视马龙,他的眼睛像激光一样扫射马龙,让马龙紧张到汗颜。

 

但是张继科讲:“我两年没性生活,脾气好暴躁,边个都讨厌。”

 

马龙心里就开出了漫山遍野摇摆的小花。

 

他讲:“我嘅错,我补偿,你想点都德。”

 

张继科还算满意马龙的回答,他在渐渐找回两个人相处的舒服感觉。

 

但是马龙又讲:“张继科,我爱你。”

 

张继科表里不一地皱了眉,好像手里沾上了糖浆,好嫌弃。

 

马龙凑近张继科,这个时候张继科嫌弃的表情在他眼里都是可爱。

 

马龙压低声音讲:“讲你爱我啊,畀我开心D。”

 

张继科下意识躲开,拒绝:“幼稚,死都唔讲。”

 

但是张继科不知道爱情让人成熟,也让人幼稚。

 

马龙捏住了张继科的下巴,凶巴巴地讲:“喂,张继科,如果呢一秒钟你仲同我讲你唔爱我……”

 

张继科从不受威胁,威风凛凛地挑衅:“就点啊?”

 

马龙微微抬头看着张继科,每一寸目光都细细描摹他朝思暮想的这个男人。

 

那么深的爱慕,那么多的努力,都回溯到P大图书馆,他在书堆里看到一个流落凡间的天使,从此就再也收不回心,移不开眼。

 

他本想假意威胁张继科,但是这一刻爱意萦绕心间,千言万语化成一句——


“咁我就吻你。”

 

END

 

敲碗求评论 


评论(104)
热度(310)

© 远远不想醒过来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