远远不想醒过来

永不放弃
微博@远远不想醒过来

[獒龙獒]如果这一秒钟你跟我讲你不爱我35-36

老来偏爱傻白甜……虐不起来 真的尽力了 


35

 

路边的枝头抽出新芽,大地春如海。

 

春天是耕耘的季节,张继科觉得时机已到,他开始在本科毕业论文的基础上重写融合新的理论成果的文章。肖战对此寄予厚望,张继科自己也将此当成这一年里凝聚所有心血和努力的成果。

 

马龙的论文已经投出,正在审稿阶段,秦志戬一刻都不给马龙轻松,上完编程课又叫他开始准备上学期那一批地下经济的数据,要带马龙一起发文章。

 

两个人聚少离多,连像之前那样忙里偷闲打炮的次数都减少了。

 

当然张继科觉得聚少离多不是唯一的原因,好多时候马龙深夜从研究室回来,两人都只是相拥而眠,好像减压的方式不再只是做爱。

 

五月底的一天,难得马龙同张继科都没课没工作。

 

两个人坐在起居室里看电影,布拉德皮特演的《World War Z》。

 

马龙疲于没完没了的人海同僵尸,摊在沙发上转头问张继科:“如果听日係世界末日,你想做咩?”

 

张继科讲:“唔知喔。可能会通宵写完我嘅毕生心血,然之后寄畀联合国。”

 

马龙笑了出来,看了一眼屏幕里的联合国工作人员。

 

张继科问:“你咧?”

 

马龙讲:“未捻好,可能会一天check十次邮箱,睇睇论文通过审稿未。”

 

张继科哈哈大笑。

 

两个人吃完晚饭之后一人占一间房学习。

 

马龙冲凉之后坐到床上,张继科带着耳机在书桌边看文献。

 

马龙讲:“我听晚同我boss去美国。”

 

张继科点了点头,但是头都没回,眼睛盯着电脑屏幕。

 

马龙擦着头发:“可能会去半个几月。”

 

张继科在心里算,半个月之后考试周就开始了,看来之后不是聚少离多,可能是always分离。

 

张继科撅着嘴,转着笔,有点烦闷,不自觉跟着耳机里的电音抖动起来。

 

马龙又讲了一句:“其实我呃左你,如果听日就係世界末日,我今天只想做一件事。”

 

张继科停了下来,他转椅转到正对马龙的方向。

 

马龙在张继科摘下耳机的瞬间讲:“同你训觉。”

 

张继科看着地板舔了舔嘴唇。

 

他讲:“咁啱,我都喺。”

 

36

 

第一门考试开始那天,张继科在考室里看到了马龙。

 

半个月不见,竟然觉得面相有点陌生。

 

马龙朝他笑了一下,温文尔雅,就当作打招呼。

 

张继科也就点点头,自己坐到教室最后排,同第一排的马龙连成对角线。

 

这一门课张继科提早交卷,头都不回就走了。

 

之后他跟马龙没有再被安排在同一个考室,就没再遇见过。

 

考完全部那天晚上张继科去健身,晚上回宿舍的时候远远就看到门口靠墙站着一个人。

 

张继科走近之后发现果然是马龙。

 

马龙看到张继科,讲了声hi。

 

张继科也回了声hi。

 

马龙跟着张继科进门,把门关好后讲:“继科,你好似唔想见到我。”

 

张继科俯身脱鞋:“冇啊。”

 

马龙盯着张继科的后脑勺,他感觉张继科整个人都好冰冷,周身都像被坚硬的躯壳封闭起来。他本来可以拿张继科不回短信或者不接电话当缘由继续追问,但是看到张继科的样子,他就不想讲了。

 

马龙平复着内心的不爽,跟张继科讲:“你肚饿未?我买左puff,上次你话好好食嗰间。”

 

张继科回了头,他接过马龙手里的食品袋,直接拎走了。

 

马龙看到张继科正脸的一瞬间不爽就灰飞烟灭,因为张继科微微撅嘴的样子太像一个闹别扭的小孩子。

 

张继科坐在厨房的高脚凳上吃泡芙。

 

马龙走到他对面讲:“继科,我在Berkeley见左我boss嗰boss,佢愿意接受我做学生。”

 

张继科吃泡芙的动作一刻都没有迟缓,好似一点都不吃惊。

 

张继科讲:“好啊,恭喜嗮你。”

 

马龙讲:“你嘅表情一D都冇恭喜嘅意思喔。”

 

张继科于是扯出一个标准的微笑。

 

马龙无可奈何讲:“我到底做左咩,你咁唔开心?”

 

张继科于是停下咀嚼的动作,想了一下,然后讲:“马龙,我真心嘅,恭喜你,预祝你前程似锦。”

 

马龙有点惊讶,但是张继科的表情真的好认真,所以马龙不敢继续追问下去。

 

所以马龙问了另一个问题:“下半年你打算做咩嘢?”

 

张继科心里顿时像砸下来一块石头。

 

他语调都冷了几个度:“揾工。”

 

马龙察觉到了,但还是问:“边个城市?”

 

张继科吃完了泡芙,站起来去洗手,他同马龙擦肩的时候刻意侧了肩膀,两个人没碰到。

 

张继科讲:“深圳或者广州。”

 

马龙评价:“啱好!咁以后我读PhD嗰阵方便翻来搵你。”

 

张继科听了这句话之后就将心里翻滚了好几遍的话讲出口:“马龙,不如我地到此为止。”

 

然后张继科看到了有史以来马龙表演的最快变脸。

 

但是马龙心理是真的强,他的声音还算冷静:“咩意思?”

 

张继科不慌不忙,还擦干了手才转过身来对马龙讲:“我唔接受异地恋,所以不如我地到此为止。”

 

这么无情的话讲出来,张继科以为马龙会冷哼一声,或者嘲讽地笑,如同所有分手前的情侣,怒不可遏想要撕烂对方卑鄙的脸皮。

 

但是马龙没有。

 

张继科很确定他看到了马龙额头上的青筋又冒了出来,意味着这个人在认真思考,努力思考。

 

但是尽管如此,张继科听到马龙讲的话时,还是很惊讶。

 

马龙讲:“继科,仲记唔记得我同你讲过个座山?你係远处望,觉得山又高又斜,就自我催眠,觉得翻不过山。以前你怕拍拖,我已经同你翻过拍拖呢座山。异地恋不过係另一座山,点解你唔肯同我行?”

 

张继科咬着嘴唇,马龙讲话真的有水平,他都不知道怎么应对。

 

但是马龙不会让他想清楚如何防备,马龙会趁着每一个机会穿过张继科的防线,破开他的躯壳。

 

马龙走到张继科面前,微微抬头问他:“继科,你唔钟意我咩?”

 

张继科看着马龙的眼睛,那里面有着晨星一样璀璨光泽的诚意。

 

张继科于是垂下眼,承认:“我钟意你,我从未遇到好像你咁样又靓仔又有才华嘅人。”

 

马龙听到之后就凑上去吻张继科。

 

张继科闭着眼接吻,分开之后冷静几秒,还是讲:“马龙你听我讲,异地真係好难,我有经验,佢唔係山,是鸿沟天堑,跨不过嘅。感情呢样嘢讲唔定,你係加州随便都可以揾到更有魅力嘅人,你不应该同我绑埋一起,我地係K大度过左好多快乐时光,就将它当成回忆,不好成为负担。”

 

马龙本来心里松了一口气,结果张继科接完吻直接将他推上悬崖,过山车一样刺激。

 

马龙就有点着急,他讲话都不稳了:“随便揾人?张继科,你真係以为我来K大系因为未申到Berkeley?”

 

张继科看到马龙眼瞳里染上了火,马龙讲的话也很有力度,确实让他心里又跌落一块石头。

 

他什么都讲不出来,只是低头抿唇,带着明显的歉疚。

 

马龙更着急了,因为在他印象中张继科从来都底气十足意气风发,这种颓态不正常,不是正常的张继科。

 

马龙冲上去揽住了张继科:“继科,我甚至改变左我嘅life track来搵你,你就唔可以为我改变少少咩?”

 

直到马龙抱住了自己,张继科才知道自己的身体原来也有温度,好似欧洲的寒冷得到马龙的热度。

 

他以为自己可以拒绝这种温暖,坚决地推开这个男人。

 

但是他没有。

 


86 7  
评论(7)
热度(86)

© 远远不想醒过来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