远远不想醒过来

永不放弃
微博@远远不想醒过来

[獒龙獒]如果这一秒钟你跟我讲你不爱我33-34

33

 

有一日清晨,张继科在睡梦中感觉到有一丝不舒服。

 

脑海里有只飞鸟扑哧飞走,又飞回来,翅膀拍打着他的脸。

 

从深海中拉回意识的张继科慢慢感觉到了轻微的痛感。

 

他无意识动着眼球,然后睁开双眼。

 

眼前有放大的手指指纹,还有马龙放大的笑脸。

 

张继科才意识到,马龙在捻他的睫羽。

 

真是变态!张继科心想。

 

他拍开马龙的手,想翻身继续睡觉,但是马龙不让,他跪在张继科身体两侧,俯瞰着张继科。

 

马龙凑到他耳边说:“起床啦,小公主。”

 

张继科扭着头,躲避马龙。

 

马龙于是捧住张继科的脸,揉来揉去:“你训还训,有冇时间听我讲一句话啊?”

 

张继科被烦得不行,他现在嗜睡成狂,马龙简直十恶不赦,周末扰人清梦。

 

马龙突然亲了一下张继科的脸颊。

 

意识到脸上的触感是什么,张继科慢慢睁开了眼。

 

马龙朝张继科笑,他讲:“阿昕话你好似对我没对你正式表白呢件事情有意见。”

 

张继科脑子还未转起来,迷糊之中受到惊吓,直愣愣地问:“咩话?”

 

马龙撅了一下嘴,眼珠提溜转了几转。

 

然后他对张继科讲:“我来同你正式表白了,你暂时听下得唔得?”

 

张继科有一瞬间脑海一片空白。

 

马龙讲:“算命嘅话我同你好登对啊,不如同我拍拖试下啰?”

 

张继科觉得好似不单香港,整片亚洲都地震了,台风呼啸,海水翻卷,喜马拉雅崩塌,天地变色。

 

但是马龙还在盯着他,目光炯炯有神。

 

所以张继科下意识回答:“好啊。”

 

得到回答的马龙又亲了张继科一下,这次是亲嘴唇,然后他就起身去冲凉了。

 

张继科的第一个想法是:叼,仲未刷牙就来锡人,素质真係差。

 

这件事情发生了之后,好像应该引发一些翻天覆地的变化,来呼应张继科内心的山呼海啸。

 

但事实是没有任何明显的变化发生。

 

偏要讲,不过是独处的时候,马龙会亲张继科的嘴。

 

以前两个人即使在激情时刻也会恪守基本法,不会亲在嘴唇上,这个是炮友的基本素质。

 

所以张继科意识到,原来对于他和马龙来讲,拍拖只意味着增加了一项权力,亲吻的权力。

 

有点奇怪不是吗?

 

他远远眺望了好多年的山,终于有机会攀爬的时候,竟然发现这座山跟自己平日走过的路没什么不同。偏要讲不同,就是多了一朵颜色艳丽的小花。

 

再没其他。

 

张继科才发现原来他同马龙已经纠缠至深。

 

34

 

期中之后,张继科同许昕出去扫街。

 

从太古汇出来,雨像子弹一样落下来,漫天乌云。

 

张继科就同许昕站在街边等雨,大雨笼罩之下的香港显得很陈旧,天窄地薄,好似多走几步路就到穷途末路。

 

张继科抽着烟,跟许昕有一搭没一搭聊天。

 

避不开的话题是马龙。

 

马龙已经投出了文章,正在审稿阶段,领先一大步。

 

许昕絮絮叨叨告诉张继科他跟马龙以前认识的时候发生的故事。

 

许昕讲:“马龙呢个人真係好勤奋,我啱升大学嗰阵,佢做我嘅计量课助教,讲题讲得比老师仲好,因为佢二年级就自学左高级计量。佢做咩都要比同龄人快一步,一开始我以为佢好虚荣,要靠push自己,揠苗助长来获得成就感。”

 

雨水斑斑驳驳,在慢慢变细。

 

许昕继续讲:“后来我发觉其实唔係咁样,马龙其实好不自信,佢真係好中意数学同经济学,但係佢觉得自己天分唔够,所以一般人只係用三分力度去做嘅嘢,佢情愿用十分。”

 

张继科浅浅评论了一句:“天道酬勤。”

 

许昕讲:“佢就似推巨石上山嘅西西弗斯,滚石跌落几次,佢就从头来过几次。佢研一嘅时候同师兄合作发表喺《金融研究》上嘅论文,佢话过我知,佢应该做左上万次嘅回归。”

 

张继科听了之后轻轻一笑,想象得出来马龙像个纠结的小陀螺一样坐在电脑前,愁眉苦脸解决内生性问题。

 

许昕又讲:“所以我真係无捻到,有一天西西弗斯都会为左爱情停落来。”

 

雨已经停了。

 

张继科弹着烟灰,不知道许昕为什么突然这样讲。

 

许昕继续讲:“马龙喺T大读研嘅时候,target一直都是北美。但喺有一天佢去P大图书馆借书,喺经管区遇到左一个男仔,佢坐喺书堆入边训觉,好似angle。之后马龙一共收到左三个offer,佢选择来K大。”

 

张继科听到这里就回了头,看着许昕,惊讶不足以形容,应该是晴天霹雳。

 

许昕笑着看张继科,问:“哇,原来你唔知嘅。”

 

香港的过云雨真的好奇妙,雨停之后,乌云之间漏出几缕光线,洒在斑驳的马路上。

 

张继科努力平复着内心的震动,叫许昕讲下去。

 

但是许昕知道有些事情不该由自己讲完,他叫张继科自己去问马龙。

 

所以某一日的例行性爱之后,张继科问马龙:“喂,你第一次见我咩印象啊?”

 

马龙在张继科怀里,累得眼睛都闭上了:“咩印象?好帅喽。”

 

张继科循循善诱:“系边度啊?”

 

马龙睁开了一只眼,看到身边的张继科撑着下巴专注的样子,觉得有些不对劲,他装出迷迷糊糊的样子讲:“第一次啊?好耐了,记不得啰。”

 

张继科舔着嘴唇思索了一秒,知道马龙这个人好狡猾的,明显是故意隐瞒。

 

所以张继科出手捏住了马龙的下巴威胁到:“讲唔讲?唔讲就再来一次。”

 

再来一次什么?受到威胁的马龙好像突然觉得腰部的酸痛加重了一倍。

 

他捉住张继科掐他脸的手,但是较手劲的话吃亏的还是马龙,他脸上的肉像面团一样在张继科手里变形。

 

马龙求饶:“讲讲讲!有一次我翻T大打ball,在五道口嘅麦当劳买甜筒,咁好看到你喺窗边看书。”

 

张继科惊讶得合不拢嘴:“咩话?你是不是随口呃嘅?”

 

马龙讲:“呃你做咩啊大佬?”

 

张继科讲:“许昕话你是在P大图书馆注意到我的。”

 

马龙讲:“果然是许昕,死扑街,果然咩话都藏不住。”

 

张继科问:“喂喂,讲清楚,你究竟几时知道我嘅?”

 

马龙捂住了脸,不知道是苦恼还是不好意思。

 

几秒后马龙闭着眼讲:“我确实早就知道你了,大二嗰阵第一次喺麦当劳见到你,大三嗰阵又喺图书馆偶遇,之后我去P大听讲座,你同Wang Dingding辩左成场,我没计唔印象深刻。”

 

两个人都静默了几秒钟,浪存在于最深的海底,一时翻不起来。

 

张继科摩挲着自己的眉骨,觉得缘分这个东西真的妙不可言,他以为在开学party上遇到马龙是意外,没想到伏笔埋在更遥远的过去。

 

马龙偷偷睁眼,结果直接对上张继科的眼神。

 

他起初真的不好意思,后来克服了赧意,坦坦荡荡对上张继科的眼神。

 

眼波流转之间笑意婉转。

 

马龙讲:“喂,不要好似睇跟踪狂一样睇我。”

 

张继科讲:“你拿左三个offer,点解选左K大?”

 

马龙被噎了一下,反应过来后第一个念头是:许昕你死了。

 

他故作镇定,条理清晰解释给张继科听:“其实当时我申请左了北美五间学校,target是Berkeley或者芝加哥,不幸嘅係,我只收到Boston同哥伦比亚的offer,专业都不是我最钟意的,所以我觉得不如来K大多读两年,秦老师係Berkeley毕业,资源多,我再申Berkeley难度就细D。”

 

张继科就问了一句:“选offer嘅时候,你知唔知我来K大?”

 

听到这一句,马龙知道自己的所有辩解都变得毫无意义,张继科从来目光如炬、言语如刀。

 

所以他放弃了挣扎:“我知。”

 

张继科心里的感觉很微妙。

 

这个时候已经是半夜两点,他跟马龙在黑暗中睡觉,背对着背。

 

他得到了一个回答,两个字,简单又复杂。

 

其实他本可以不必纠结,就像以往一样调侃马龙,问他是不是爱惨了自己,然后马龙就会迎着他的调侃,讲是啊非你不娶,最后氛围就会恢复轻松自在,而不是像现在这样,两个人都各怀心事入睡。

 

但是张继科不敢,因为他怕得到的回应是开玩笑的真话。

 

他本能害怕感情负担,即使感情早就成为负担。

 

张继科知道人不能求全责备,万事万物,有收益必有成本投入。

 

他让马龙盘桓在自己的生命里,以求得一段充实又愉快的K大时光。

 

但是他始终想不明白,马龙到底投入的有多少,希望得到的又是什么。


96 12  
评论(12)
热度(96)

© 远远不想醒过来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