远远不想醒过来

永不放弃
微博@远远不想醒过来

[獒龙獒]如果这一秒钟你跟我讲你不爱我25-26

25

 

张继科煮了面,马龙吃光面,洗完碗出来后还很殷勤得给趴在沙发上用kindle看文献的张继科揉腰。

 

张继科心想,鞍前马后必有套路。

 

果然揉了不到五分钟,马龙就问可不可以再借用下电脑。

 

张继科一点不觉得意外,马龙一看就是个好负责的男人,做事认真就是他的人格,所以张继科从靠枕后面掏出电脑给他的时候是毫不犹豫的。

 

这个毫不犹豫——张继科自称——与时针已经指向九点无关。

 

马龙合上电脑的时候十点半,可见有些工作狂的时间观念真的差,总觉得世界在我手中,忘了人只是世界上的一粒沙,对时间流逝毫无影响。

 

张继科在中间冲了凉,回来后还是趴着看文献。

 

马龙做完工作之后马不停蹄就来到张继科身边,坐在地毯上又捏起了张继科的腰。

 

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讲了一些无关痛痒的话,默契十足。

 

张继科好享受,虽然今天心里沤火,但是这个时候他除了惬意之外感受不到别的情绪。

 

他突然觉得马龙真的好,那种自然而然的好,令人舒服的好。

 

两个人可以在同一间房里做各自的事情,两不相扰,做完之后还可以聊下天,运动下筋骨。

 

这不是生活最惬意的模样吗?

 

张继科进行着自我熏陶的时候,马龙却被一阵疲倦和困意席卷,他的眼睛干涩,手臂酸痛,大脑高速运转太久,一旦进入轻松的环境松弛下来,就不想再运作。

 

所以聊着、揉着,马龙睡着了。

 

张继科觉得马龙也是真的神奇,这个世界上能够枕着他的屁股睡过去的,估计只有这个傻子了。

 

等张继科躺到好累的时候,他耸了耸臀部,将马龙弄醒。

 

张继科说:“喂,好夜了。”

 

马龙擦了擦眼,捏着手臂讲:“好酸,好累哦。”

 

张继科疑惑,这个人是不是经常这样讲话。

 

马龙嗓音属于清亮的那一种,当他刚睡醒的时候,声音发出来就好似喉咙里塞着糯米团子,听起来像在呢喃着撒娇。

 

张继科很想伸手过去帮马龙捏一捏手臂,也很想说不如你去冲个凉恢复一下精神,但是张继科总觉得这些事情做了之后,自己会觉得自己变得有些奇怪。

 

马龙突然讲:“继科,同我去游水啦。”

 

一开始,张继科是拒绝的。

 

但是张继科想到:假期很快就结束了,结束假期意味着一大批工作学业会朝他砸来,海量的工作学业意味着他会忙到没时间放松,没时间放松意味着他会失去性生活,失去性生活意味着他和马龙……

 

张继科就不想继续想下去了。

 

26

 

K大的设施真的不错,张继科跟着马龙走进一栋宿舍顶层的露天游泳池的时候,根本没想到视野会这么好,还看得到海。

 

张继科“哇”了一声。

 

马龙回头朝他得意得笑:“係咪好靓?”

 

张继科其实不是很钟意游泳,他小时候对海有心理阴影,有一些怕水。但是他又觉得看得到马龙穿泳裤的样这一趟就不算白来。

 

两个人在各自宿舍都已经换好了泳裤,外衣外套外裤一脱就可以进水。

 

马龙在脱衣服上好有天赋,比张继科快了好几步,一个转身就跳进泳池里。

 

张继科在上面问:“会唔会好冻?”

 

马龙探出头,又是熟悉的眉开眼笑:“不会,你快D落来啦。”

 

张继科不想跳水,试探性蹲身入水,还是被冰得不行。

 

究竟是有多闲,才会选择十一月份的夜晚在露天泳池游水?

 

张继科想不明,为了驱逐寒冷,一刻不停就运动起来。

 

整个泳池好干净,可能是因为假期没人又定时换水,泳池上方巨大的白灯打下来,能见度好高,张继科看得清楚已经游到对岸的马龙。

 

马龙自由泳的姿势好标准,他身材比例也是真的好,手脚在水里自由灵动,张继科觉得他像一只海豚一样。

 

这只海豚很快就朝自己游过来。

 

张继科立马掉了个头,也变成自由泳的泳姿,跟马龙同一个方向游了起来。

 

在速度方面张继科一点悬念都没有输给了马龙。

 

游了150米之后,张继科在泳池边停下来了。

 

没想到马龙也游到了张继科身边,探出了头。

 

张继科讲:“你自己游啦,唔使理我。”

 

马龙问:“係未唔舒服啊?”

 

张继科说:“冇啊,我只係唔钟意游水。你自己去游啦,我等阵都会继续游。”

 

马龙说了声“哦”之后就真的游走了。

 

张继科转了身,面对着大海的方向,风有点凉。

 

张继科拖过岸上的裤子,掏出根烟。

 

一根烟没吸完,马龙又游过来了。

 

张继科问:“做咩啊?唔系你想游水咩?半个钟都冇,得唔得啊你?”

 

马龙也学张继科的姿势,两只手攀附在泳池边。

 

他的眼里亮晶晶的,可能是因为游水,也可能是因为开心。

 

马龙说:“我想‘同你游水’嘛,游水不重要。”

 

张继科拿烟的手轻微抖了一抖。

 

想跟张继科游水,但是游水不重要,那什么重要?

 

张继科什么都没说,他轻轻朝下水道里抖烟灰。

 

马龙没得到张继科的回应也不气馁,他换个话题:“继科,你觉得,你几岁会结婚啊?”

 

张继科手一抖,未烬烟头跌进了下水道。

 

这个话题转得不单蹊跷,简直疯狂。

 

张继科草草瞥了马龙一眼,马龙的表情好正常,就好像在问张继科喜欢吃什么一样。

 

张继科觉得这有点不正常。

 

但是他又觉得自己不该这么神经兮兮。

 

所以张继科说:“我打算48岁结婚。”

 

马龙得到如此出乎意料的回答,没忍住扑哧了一下。

 

张继科慢慢放松下来:“好奇怪咩?咁惊讶做咩。”

 

马龙点头:“真係好奇怪,点解会详细到8哩个尾数?减廿年,28差唔多。”

 

张继科摇头故作正经:“我老豆帮我算过命啦,大师话我虽然少年英才,但系48岁才搵到老婆。我嘅老婆咧,肤白貌美大长腿,善良贤惠能搵钱,大师早就算到了,所以我一D都唔急。”

 

马龙笑个不停,他的手臂摆在泳池边的地板上,马龙就干脆侧着头枕着手臂,看张继科表演。

 

张继科看马龙笑,也笑着说:“做咩啊?唔信?我讲真嘅,我屋企放住求来嘅天机簿嘅。”

 

两个人笑了一阵,然后一起停下来,静静望着海。

 

张继科无意识玩着手指,面对空气说:“讲真嘅,我应该係天煞孤星。”

 

马龙摸着微凉的手臂,转过头看着张继科讲:“点解突然咁悲观?”

 

张继科低下头讲:“志大才疏,过独木舟。万一一世都出唔到头,不如死早D啊。”

 

马龙说:“哇你呢个思想好危险,唔系有自杀倾向啊嘛?”

 

张继科讲:“毕业季嗰阵好迷茫,训觉嗰时候总会梦到李斯特。”

 

马龙笑笑地问:“边个李斯特?雪夜开枪自杀嘅个?”

 

张继科讲:“係啊,天煞孤星李斯特。”

 

马龙讲:“你唔会嘅,你唔系李斯特。”

 

张继科问:“咩话?咩意思?”

 

马龙很正经说:“因为香港唔会落雪嘅,我唔会畀香港落雪。”

 

张继科笑了出来,回复:“哦。”

 

这个话题有点严肃,马龙望着张继科,当他发现张继科肩上被风吹起一层鸡皮疙瘩的时候,马龙抓住了张继科的手臂,将张继科扯下池台。

 

张继科猝不及防:“做咩啊你?”

 

马龙力气不小,将张继科拉进了水里。

 

世界突然安静,只剩两人。

 

张继科看着水里的马龙,马龙看着水里的张继科。

 

这个世界的星星分为两种,一种在天上,一种在水里。

 

张继科看着马龙亮晶晶的眼珠,突然就不惧怕了。

 

马龙另一只手也扯住了张继科的手臂,他抓住了张继科。

 

两个人屏着气,一些气泡会模糊视线,但是互相都还在互相眼中。

 

马龙向自己靠近的时候,张继科有一丝紧张。

 

马龙脚下的步伐突然变换,他踩着水,带着张继科转圈。

 

光斑落在马龙身上,张继科觉得景色好美。

 

张继科同马龙的憋气能力差不多,两个人同时出水。

 

马龙被张继科拍的水溅了一头,呛进去些许水。

 

张继科在岸边拍马龙的背,他回想了一下,觉得刚才的行为有点唯美但也有点幼稚。

 

马龙喘着气说:“好唔好玩?”

 

张继科不解风情:“我都唔知你喺度做乜。”

 

马龙笑了几下,然后讲:“我阿妈係芭蕾舞老师,佢讲过如果小公主唔开心,请佢跳场芭蕾就好得了。我唔识得跳芭蕾,但係我识游水,就请你跳水上芭蕾啰。”

 

张继科的手行云流水般从马龙的背后滑起,借势将还在呛水的马龙一掌推进了水里。


92 17  
评论(17)
热度(92)

© 远远不想醒过来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