远远不想醒过来

永不放弃
微博@远远不想醒过来

[獒龙獒]如果这一秒钟你跟我讲你不爱我19-20

今日劝弃:洛杉矶预警。

感谢大佬 @燊枷 不辞辛苦


19

 

马龙喝粥的时候,张继科状似无意问了一句:“你PhD target喺美国边个大学啊?”

 

马龙回答得也很轻巧:“我比较中意Berkeley,我boss嘅boss都翻个度教书了,如果佢看得起我,我就去Berkeley。”

 

张继科咬着排骨讲:“加州好地方啊,阳光好。”

 

马龙问:“你咧?”

 

张继科正在跟一块好硬的排骨作斗争,没有直接回答。

 

咬下骨头之后,张继科讲:“我打算过几年再读PhD,我嘅研究只有靠实地调查先得,毕业之后应该会先去做两三年研究员下下乡搞调研。”

 

马龙看着粥说:“你嘅人生真係好精彩。”

 

张继科讲:“边度精彩?6年本科精彩啊?仲係下乡挑粪精彩?明显我係申不到好嘅PhD才曲线救国嘅嘛。”

 

马龙听张继科自暴自弃的调侃笑出了声,粥都洒出来一勺。

 

这场聊天氛围很轻松,不过影响好沉重。

 

张继科送马龙出门之后,看了40分钟电影都面无表情。

 

后来他关了电视,对着黑黢黢的海面进行思想教育:为什么心情沉重?马龙不过萍水相逢一个炮友,再往前点,一个值得的朋友而已。好,就算真的觉得马龙好正,想追,两个人之间的鸿沟似天堑,脚下的路就算有交叉,终点还是相隔无限远。换作切实的话来讲,马龙之后要去美国接受更系统的经济学训练,学术前途一片光明,以他的实力都有可能留在美国当老师,而自己的路,不偏不倚落在中国,一个人,没有同类,只能自己走。张继科觉得想到这里,自己就应该好清楚了。他从上一段感情之后学到最真切和沉痛的道理就是——异地不可能。

 

张继科从阳台走进来,意识到自己想的东西之后突然发笑。

 

不是一开始就有预感的吗?

 

只不过是恢复原样罢了。

 

他被情势带偏,走得有点远,只需要往回缩几步就好了。

 

本来就是一无所有。

 

第二天晚上同马龙去听歌,张继科已经恢复了原本有点冷漠的样子,态度有点不温不火。马龙捉不准张继科的心情,装作没发现张继科的情绪低落。

 

地铁上两个人相背抓栏杆,车厢外的灯光映到脸上,望的都是不同方向。

 

张继科没听过这个台湾乐队,叫草东没有派对,但是马龙很喜欢。

 

灯光昏暗的酒吧里,主唱眯着眼睛唱音调怪异的情歌。

 

一个小时,听完之后张继科觉得意外得心情都舒畅了不少。

 

的士上,马龙眯着眼睛哼刚才听到的歌。

 

*他说去你吗的花海*

 

*我说你这么说好帅*

 

*他说要把它们都打败*

 

*我说我会一直都在*

 

20

 

车停在张继科宿舍门口,张继科下车之后,马龙居然跟着下来了。

 

张继科双手插着兜看马龙付钱,然后似笑非笑看着他。

 

马龙不慌不忙:“车入面好焗。”

 

张继科抽出一根烟,示意马龙走。

 

两个人一起在校道上走,经过便利店的时候,马龙进去买饮料。

 

张继科站在外面,透过烟雾和玻璃看着马龙。

 

付款的时候,马龙在侧边栏挑挑拣拣。

 

张继科看到之后,不由自主嘴角上扬,心里面的小老鼠开始挠痒痒。

 

马龙出来的时候一只手插兜,兜里面鼓鼓囊囊。

 

张继科叼着烟,又开始似笑非笑看着他。

 

马龙开了一瓶运动饮料仰头饮,饮完发觉张继科笑得好奇怪。

 

马龙就问:“做咩啊?”

 

张继科往马龙的风衣兜看。

 

马龙察觉到张继科的视线之后就咬着嘴唇,他眉眼弯弯地望着张继科。

 

马龙说:“我呢个人好固执嘅,做嘢唔中意前功尽弃,半途而废。”

 

张继科笑意更浓:“So?”

 

马龙抿着嘴,脸颊上已经透出一抹不好意思的颜色。

 

他舔了舔嘴唇,鼓起勇气对张继科讲:“我想做完上次未做完嘅事。”

 

张继科绷不住,低头噗哧一笑,心里头的小老鼠已经开始鼠窜着尖叫。

 

为什么会有人能集放荡的清纯和无辜的情色于一体呢?

 

电梯里的时候张继科的手指被马龙的小指勾着,幼稚的行为但张继科懒得纠正。他整个人靠在电梯上,嘴角的笑容褪不下来。

 

其实这有点不正常,炮友关系不应这样发展。

 

张继科总是会在恰当的时机提醒自己。

 

然后明知故犯。

 

平心而论,张继科真的中意ZUO爱。现在可以更进一步,中意同马龙ZUO爱。

 

马龙的热情是显而易见的,关门的总是张继科,先脱衣服的总是马龙。

 

张继科差点都搂不住马龙,两个人跌跌撞撞去沙发上,途中碰倒了茶几上的药酒。马龙回身扶起倒地的瓶子,动作行云流水,转头就把被压在沙发上的张继科的卫衣扒掉了。

 

两杆枪隔着布料抵在一起都险些擦枪走火。

 

马龙把张继科从锁骨到胸前啃了一遍,让张继科有种奇异的惊悚,害怕马龙太久没吃肉过于JI渴。

 

两个人渐入佳境,张继科顺着马龙的动作抬起屁股脱裤子的时候,马龙讲:“你腰疼哦,不如呢次我来啦。”

 

张继科当时就暗骂了一声“丢”。

 

事情果然没那么简单,在这里等着他呢。

 

查实张继科在Xing事上很开放,什么都愿意尝试,但是只限于亲密的人。换言之,张继科只愿意为自己的男朋友作Bottom。

 

但是这个时候马龙已经俯身叼开他的内裤,将弹出来的火热吞进口中。

 

张继科闭上了眼,长呼了一口气。

 

他的声音染上了Qing欲的沙哑:“好啊。”


评论(21)
热度(119)

© 远远不想醒过来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