远远不想醒过来

永不放弃
微博@远远不想醒过来

[獒龙獒]如果这一秒钟你跟我讲你不爱我17-18

17

 

马龙进了门,边脱鞋边说:“你睡裤咁闪嘅,荧光?”

 

张继科听了之后不知作何回答,只觉得自己几分钟前的行为着实有点蠢。

 

张继科看马龙进门还提着两袋东西,就问是什么。

 

马龙说:“楠姐今日过来,带左好多熟食,我冇话佢知我肠胃炎食唔到,又唔想浪费,正好你未食饭,我就拿过来。”

 

张继科觉得马龙的行为和语言都好正派,让自己以前某些行为相形见绌。

 

马龙已经到厨房把熟食从袋子里拿出来,还很自然地壁橱里拿碗。

 

张继科靠在厨房门口看马龙颀长的背影。

 

这个身材真的没得挑。

 

当然这个念头出来一秒就被张继科掐死。

 

他看了看表,才十一点半而已。

 

马龙盛了五盘菜一碗汤,张继科看了一眼,有点惊讶。

 

马龙说:“唔知你钟唔钟意,楠姐带嘅都係我钟意食嘅。”

 

他讲完之后又不由自主舔了一下下嘴唇:“无福消受。”

 

张继科问:“你食左未?”

 

马龙端了一盘红焖鸡翅去微波炉,他回答:“点左斋肠同皮蛋瘦肉粥,皮蛋同瘦肉都俾阿昕食左。”

 

张继科笑了一下,肠胃炎真的惨。

 

张继科说:“咁多嘢,我点食地完?”

 

马龙回头说:“你食量咁细啊?呢度都係我以前一个人的分量啊。”

 

张继科走过来双手撑在桌子上,看清了全都是肉之后。

 

他问马龙:“你係未经常暴饮暴食啊?”

 

马龙:“夸张。”

 

张继科已经拿起筷子尝鸡翅去了。

 

不过他还是告诉了马龙:“其实我中意食时蔬多D。”

 

这世界最残忍的事情有一件是叫猴儿掌管蟠桃园,满目桃色却不得碰。马龙当然不想当猴儿,所以他热好菜之后就离大快朵颐的张继科好远,去客厅坐沙发了。

 

过了一阵,马龙走到厨房门口问:“你受左伤?”

 

张继科咬着鱿鱼回头看,马龙手里握着那瓶药酒,张继科就解释:“腰伤。”

 

话音落下张继科就看到马龙额角熟悉的青筋凸起,意味着这位大佬正在思考。

 

张继科马上回忆起许昕听到自己腰伤的反应。

 

所以张继科立马讲:“习惯性劳损,真嘅,咪谂太多。”

 

马龙笑了出来:“我咩都冇讲,点解你咁紧张?”

 

张继科觉得自己遇上马龙的时候,文学造诣真的好差,经常自己给自己挖坑,拦都拦不住。

 

18

 

菜当然吃不完,张继科放到冰箱,洗完碗就去客厅找马龙。

 

马龙自己调了电影看,居然是漫威的《神奇博士》。

 

张继科在沙发的另一端坐下。

 

两个人都没讲话。

 

好像都在专心致志看电影。

 

张继科觉得氛围过于奇怪,会有人同炮友一起看《神奇博士》吗?

 

所以张继科问马龙假期的打算。

 

马龙说:“冇嘢做啊,同你一样,摊尸喽。”

 

张继科说:“你boss唔抓你做嘢啦?”

 

马龙说:“喺欧洲嗰阵成日熬夜敲代码跑数据,我boss仲有良心嘅嘛,翻来之后就畀我放假。”

 

马龙回问张继科。

 

其实张继科假期结束后有一份读书报告要交,但他觉得自己早就习惯压着DDL,所以张继科云淡风轻地讲:“我都冇嘢做。”

 

即使后来这个巨大的flag给带来了惨痛的代价,张继科还是觉得值。

 

人有一种惯性叫作死。

 

这天下午张继科达成了好多成就,比如他成功跟马龙有了一次深入的交谈,又比如他顺利将时间拖到了五点,给了两个人借口一起点粥,又比如吃外卖的时候两个人聊到了听歌,等吃完外卖的时候马龙已经订了两张第二天的票,去听台湾小众摇滚。

 

这次交流依旧不是特别愉快,但张继科觉得已经比上次好了100倍。

 

张继科问马龙最近搞些什么。

 

马龙说:“同我boss出差之前,我自己喺度研究一D地下经济嘅数据。”

 

张继科有点兴趣:“你唔係搞发展经济学嘅咩?”

 

马龙说:“其实我一直研究嘅都係微观方向,宏观好难嘅,我做唔来。”

 

张继科才意识到其实自己的确从来没不知道马龙研究的详细方向。

 

张继科问:“咁你点揾数据?”

 

马龙说:“爬虫喽,喺internet上批量抓取,具体咩数据我就唔话你知啦,有可能犯法,而且你应该冇兴趣。”

 

张继科笑:“你点知我冇兴趣啊?”

 

马龙讲:“我做嘅都係好少人研究嗰种,基本上可以讲冇人研究,因为太偏。”

 

张继科又笑:“有我行得偏咩?”

 

马龙也笑:“你係方法偏,领域大热;我系领域偏,方法大热。”

 

张继科下结论:“截然相反。”

 

马龙补充:“大相径庭。”


评论(6)
热度(117)

© 远远不想醒过来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