远远不想醒过来

永不放弃
微博@远远不想醒过来

[獒龙獒]如果这一秒钟你跟我讲你不爱我13-14

感谢时刻不停的 联合写作者&捉虫大师 @燊枷


13

 

张继科玩了一会儿手机。

 

五分钟后,张继科抬头说:“马龙,我觉得你唔带眼镜都好好睇。”

 

马龙听到声音条件反射一样先去摸脑门上突起的青筋。

 

张继科看到了马龙的小动作,话音刚落就加了一句:“Sorry,我嘅。”

 

马龙脱了眼镜,站起来对张继科说:“我唔想再忍受你叽叽咋咋同埋Eye Fu*k了。你过来,你想做咩我先畀你做,做完了我再做嘢,得唔得?”

 

假设这个时候可以给一个机会让张继科回望过去的人生,他会觉得他的生命中90%的时间很厚脸皮,但这个时候10%的要面子造访了他。

 

所以张继科一时之间愣在沙发里不知道怎么办。

 

马龙已经在解皮带了,他低着头讲:“西裤太紧坐唔落去,你自己过来,我想企住做。”

 

他讲完之后发觉没回应,就抬头去看张继科。

 

马龙的动作引发张继科的条件反射,他猛地从沙发上站起来。

 

马龙还拎着皮带头,他挑眉问张继科:“搞唔搞?”

 

张继科像猛虎一样扑过来:“搞!”

 

如果告诉两个月前的张继科,两个月后性会成为他生活中的一部分,张继科绝对不会相信。但是事已至此,张继科觉得人生就是无限可能,他也的确welcome每种可能。

 

所以当马龙扒掉他的紧身衣后,张继科从善如流,很自然得也去扒马龙的衬衫。

 

但是纽线崩裂的一瞬间马龙就叫了起来:“丢!你痴线啊?我套formal suit

你都撕?好贵嘅!”

 

鉴于这一天张继科的脸早就丢光了,他似乎不在乎丢更多,所以张继科当作什么都没发生,搂着马龙摸到他讲不出话,然后将人转过去,压在办公桌上。

 

这个颜色搭配真的正,橘黄灯光,黑色书桌,白衬衫,趴着的、活S生香的马龙。

 

有句话讲得好,白衬衫让女人花痴,男人gc,人类发狂。张继科以前听到都觉得好虚诞,现在却觉得好似有一点道理。

 

这个时候马龙其实完全可以脱掉没扣的衬衫了,但是张继科一点都没帮忙的意思,他叼着衬衫领子褪到肩胛骨就停下,也不在乎马龙洗没洗澡,啃上了脖子。

 

真是河蟹的PY关系,张继科这么想。

 

把手伸讲马龙内裤后,张继科加上一句:不能更河蟹了。

 

马龙如他第一眼的判断,真的有点内向,明明内裤都鼓鼓包包,被他摸得留了不少水出来,居然连喘息都没发出来。

 

张继科那时候没意识到马龙的异样,所以他更卖力地轻咬马龙拱起的脊椎,揉捏内裤包裹着的半硬的X器,并且十分下Liu地顶弄马龙的屁股。

 

然后,马龙被他顶得腿都软了。

 

14

 

马龙被张继科顶到腿软了。

 

这句话很有误导性,因为马龙腿软的原因存在不确定性。

 

因此,在马龙腿软往下滑的时候,张继科脑子里还是Xing爱逻辑,他以为马龙被自己搞得太舒服,所以腿都软了。

 

直到他揽住马龙的腰往上时,他才发觉马龙的体温有一丝异常。

 

张继科赶紧扳过马龙,发现马龙满脸是汗,面色铁青,嘴唇死咬,他的右手使劲揪着肚子,手臂上青筋都爆起。

 

张继科慌了神,他摸着马龙,自己不知道自己讲的是什么:“马龙,喂,做咩啊?係唔係痛?係咩痛啊?边度痛啊,讲唔出嘢?马龙?係咪呢度,肚个度?定係胃痛啊?你畀我睇下,龙仔?喂,马龙你听唔听得我讲话啊?”

 

马龙已经脱力滑到了地上,张继科摸到马龙浑身好像突然之间变冷,明白剧痛让马龙说不出话来。他掏出手机,已经晚上9点,校医室在山下,如果他要带马龙去,起码要多一个人帮手。

 

这时马龙嗫嚅着吐出几个字:“……药……抽屉。”

 

张继科于是把没锁的整个抽屉都拉了出来,没想到药散了一地,张继科急得满身大汗,心跳如鼓。他猜自己找了个弱鸡炮友,那么多药,身体是有多差?

 

他喂马龙吃了药,又给许昕打了电话,许昕不在学校里,但许昕告诉他马龙有慢性肠胃炎,张继科觉得症状很像是急性肠胃炎发作。

 

马龙吃了药还是一样,靠在桌边打冷战。

 

张继科思考了五秒,然后轻轻把马龙背了起来,跑了出去。

 

这个举动其实很勇敢,马龙虽然比他矮一点点,瘦一点点,但体重一点也不轻。

 

姑且猜想张继科是化欲望为动力,化悲愤为力量,竟然真的背着不省人事的马龙下了山,冲进了急诊室。

 

等他把马龙交给医生后,张继科坐下来汗顺着脖子流大概滴了一分钟都没滴完,装起来应该有一脸盆。

 

旁边一个值班的阿姨看他喘成牛,好心端杯水给他。

 

还安慰他:“肠胃炎嘛,无咩要紧,一个月都七八例,唔使急。”

 

她其实是好意,看到张继科背着马龙像犀牛一样冲进来,整个医务室的人都站了起来,以为是什么重伤,结果检查发现是低血糖加急性肠胃炎。

 

但是张继科可能是太累了,他冲进来时话都讲不顺,把马龙放在床上之后就抓着医生的衣服说:“救佢,佢食左冻蛋挞,自己又有慢性肠胃炎,应该係食物中毒,求你快D救佢。”

 

等许昕赶回学校闯进医务室,房间里躺着两个人:一个马龙盖着厚厚的被子在吊水,一个张继科在深秋掀开衣服晾着肚皮。

 

张继科听到许昕的脚步声,就起身,两个人到外面讲话。

 

这个时候张继科已经冷静下来了。

 

他说:“辛苦噻你了,仲要你赶翻来,已经冇乜嘢事。食左药,打过针,而家吊水,医生话听日就好。”

 

许昕听了第一句话赶紧有点别扭,但又不知道哪里奇怪。

 

他就跟张继科讲,马龙这个死孩子两年前就得了慢性肠胃炎,起因就是这个人学习工作的时候会废寝忘食。这个废寝忘食不是自我感动,是自我牺牲,是真的会忘了自己是个人,需要吃饭。

 

张继科插话:“佢经常咁?”

 

许昕问:“点样?”

 

张继科顿了一秒,省略了一万字后说:“突然痛到晕倒?”

 

许昕耸肩:“冇啊,从来都冇。以前有过一次急性发作,係因为佢出差去厦门参加seminar唔记得带药。”

 

张继科惊讶:“唔食药就会痛?”

 

许昕说:“哽係唔係啦,係因为个次Seminar好穷酸竟然没luncheon,马龙个时刚係REStat上发左文章,好多人揾佢探讨研究方法,冇时间食饭啊。”

 

张继科更惊讶:“佢两年前就在REStat发表文章?”

 

显然张继科0.1秒就意识到自己重点错,于是重新提问:“慢性肠胃炎点治啊?”

 

许昕讲:“医生话正常食嘢,真嘅没办法按时食饭就提前食药喽。”

 

张继科抢话:“马龙係唔係经常唔食药?”

 

听到这一句许昕突然露出一种慈祥的神色,让张继科毛骨悚然。

 

许昕说:“係啊,佢好需要人照顾嘅。”

 

张继科翻了个白眼,说:“哦。”


评论(7)
热度(122)

© 远远不想醒过来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