远远不想醒过来

永不放弃
微博@远远不想醒过来

[獒龙獒]如果这一秒钟你跟我讲你不爱我11-12

感谢各位为我的考试加油祝我高分的小天使!!! 


11

 

张继科又跟许昕混在了一起。就好比两个人在假期参加了不同的夏令营,假期结束之后又回到了一起。

 

但是分离造成的阵痛是不会消失的。一个不恰当的比喻是,他和许昕相遇在和平年代,重逢于战争年代。

 

许昕会在咬着薯片打游戏的时候突然说:“你出柜几耐了?”

 

在过来借泡面的时候问:“系咪你地基佬都钟意keep fit啊?”

 

在电梯里问:“咁你同马龙边个係TOP啊?”

 

脑海里,天边一辆敌人的战斗机被张继科的破AK47轰炸落下来,同时落下来的还有张继科死卡许昕脖子的强壮手臂。

 

逃走的许昕真的好勇敢,还回头说了一句:“异地恋嘅基佬都好烦躁,吓死我了。”

 

张继科是很暴躁。

 

但这应该跟马龙随导师出差去欧洲无关。

 

而是跟许昕没有被秦志戬压榨而暂时出了笼有关。

 

但不管怎么样,马龙这个词高频出现在张继科的生活中。

 

导致寂寞的单身男人在被工作压榨累到睡不着的深夜里,总是要长叹一声,起来Lu到J疲力竭再自然入睡。

 

这不正常,张继科知道。自W使人变态。特别是存在误导作用的自W。

 

为了让自己不再沉浸于自我批判之中,张继科成功开发出一套自洽的逻辑来说服自己:人类真正的Xing器官是大脑,只要大脑的刺激足够,身体就能够得到满足。

 

所以只需要在每次累到睡不着的时候,回忆跟马龙的那一炮,每一个细节都详细重温一遍,他就能很快满足。

 

执行了几天,张继科觉得,Xing使人变态。

 

等到法定假日来临的时候,张继科长呼了一口气。他下课后扶着腰回宿舍去换健身衣,自从跟肖战以来,肌肉都不知道松弛了多少,赶紧钻健身房减压。

 

在宿舍楼一楼碰到了许昕,许昕看到张继科扶着腰,又开始打嘴炮:“哇,被人diao到条腰闪左啊?”

 

张继科没心情理许昕,也不觉有异样:“係啊,俾生活屌成咁。”

 

许昕噗嗤笑了出来:“你以为自己係莎士比亚咩?讲咁肉麻嘅情话,就算系对我师兄讲嘅我都觉得恶心。”

 

张继科左眼皮跳了一下:“拜托不要天天提你师兄得唔得?”

 

许昕说:“做咩?吵架啊?脾气咁火爆。床头打架床尾和,冇事嘅。”

 

张继科吼:“我成个月都冇见马龙,你点解一定要将我同佢扯上关系啊?”

 

许昕本来进了电梯,听了之后又踏了一步出来捋虎须。

 

他迅速拍了拍张继科的腰,说:“呢个点解释?唔系马龙做嘅系边个?你敢话我知你又booty call我打死你你信不信?”

 

张继科一愣,脱口而出一句:“马龙翻来左?”

 

许昕无辜耸了耸肩:“三日前。”

 

12

 

这天健身的时候张继科有点心不在焉。但是对面跑步机上有一个眉清目秀的小O一直眼神露骨看着张继科,张继科却理都不理,摆出专心健身的样。

 

他在健身房呆了一个小时之后就逃命一样离开,下楼时手上水都没擦干就开始发短信给马龙。

 

[在干嘛?]

 

张继科在校道上晃,走得很慢,等马龙的信息。

 

几分钟后手机震动,马龙回信:[研究室赶报告,忙,下次详聊。]

 

这个消息很平淡,好也不好。

 

张继科挑了挑眉,去了北门买蛋挞。

 

其实从张继科毫不犹豫的行为就看得出,真的好自私一个人,做事我行我素惯了。

 

提着蛋挞往研究室去的张继科,觉得身体轻松愉悦。

 

放假了研究室人声唧唧,只有一盏灯亮着。

 

张继科敲门进去的时候,看到桌前赶报告的马龙带着一双黑框眼镜,错愕得抬头。

 

张继科说了声hi,好似很自然地进了研究室,关上门,顺手摸着门边的开关开了几盏灯之后,又若无其事关掉。

 

马龙摘了眼镜,望着张继科:“有事吗?”

 

张继科走到马龙面前,蛋挞往桌上一放:“刚从茶餐厅翻来,蛋挞买多左。”

 

马龙眉毛挑了挑,明显不信。

 

张继科就说:“上次你生日我都没送礼物。”

 

马龙说:“蛋挞做生日礼物,好cheap喔。”

 

张继科也笑,一只手搭上马龙的肩膀按了按:“咪讲出来,我会尴尬。”

 

马龙也笑了。

 

他的左手盖上搭在肩上的张继科的左手。

 

马龙说:“唔好意思啊继科,呢个演讲稿听日秦老师就要,我冇时间同你倾计。”

 

张继科的手还是按着马龙肩膀:“咁赶啊?仲剩几多?”

 

马龙昂起头,他没带眼镜的时候看起来显小,像个年轻的大学生。

 

马龙皱了一边眉头,对张继科说:“我先刚开左个头。”

 

张继科看马龙略带歉意的表情,觉得没必要缠着人家不方便的时候,于是放开了手。

 

他说:“食蛋挞啊,我坐阵就走,唔吵你。”

 

张继科坐到马龙对面的沙发上。

 

马龙摇了一下头,有点无可奈何,但又没有办法。他重新戴上眼镜,专注写文章。

 

张继科坐在黑暗中的时候其实真的无声无息,他翘着二郎腿,因为穿着紧身衣所以浑身的热都没散去。看了一会儿马龙之后,他就更热了。

 

张继科终于知道马龙为什么出门都带金丝眼镜,因为不带眼镜的马龙看起来太嫩,带黑框眼镜的马龙看起来太乖。

 

张继科的视线沿着马龙的黑框眼镜往上,他注意到马龙思考的时候会习惯性地皱眉,严重时右额角地青筋会轻微鼓起,因为马龙肤色特别白,所以张继科一眼都看到青色的血管,就如同满月里的山川。如果视线往下,张继科会注视马龙微张的嘴唇。有些人在自然状态下习惯抿嘴,比如张继科,也有一些人嘴会不由自主张开,好似在轻轻呢喃。张继科觉得这个张嘴的动作不好,加上马龙在唇干的时候会下意识去舔嘴唇,这样的话粉色的舌头就会很大程度上刺激人的视网膜,产生Xing兴奋。

 

想到这里的时候,张继科就靠发声来打破自己的下liu思维。

 

他说:“马龙,食蛋挞。”

 

马龙从电脑中抬头,听了张继科的话就去拿蛋挞,真的吃起来。

 

但他吃了半个之后皱了皱眉,问:“点解冻左?”

 

张继科挠挠头,其实是因为茶餐厅接近打烊,没卖完的蛋挞都等着入冷箱了还被张继科死气白赖买走两打。张继科走的急,也忘了加热。

 

但是此时张继科只能讲:“个卖蛋挞嘅阿嚒话我知冻蛋挞都好好食,你肯定冇试过,试下。”

 

这句话讲出来张继科本人都尴尬得不行。诗写再多还是不会讲话,张继科在心里把自己一拳揍翻。

 

马龙笑了笑,没揭穿,吃了一个就停下继续写报告了。


评论(12)
热度(126)

© 远远不想醒过来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