远远不想醒过来

永不放弃
微博@远远不想醒过来

[獒龙獒]如果这一秒钟你跟我讲你不爱我7-8

如果一点粤语基础都没有(从来没听过)的话,请果断弃文……



7


跟马龙吃了一次饭后再没有联系过。


课多、作业多、工作多,张继科的生活恢复了紧张的平静。


肖战开始训练他的学术思维,有一天叫他去办公室搬了十本英文书,要求他三个月内翻完,上交读书笔记并且向师门进行展示。


张继科倒不至于叫苦不啼,毕竟路是自己选的,肖战捞了他一把,让他有经费有机会继续做自己想做的事情,他本该回报,兢兢业业。


字面上的意思,肖战捞了张继科一把——张继科学的不是主流的经济学研究方法,他搞实地调查,基于观察写论文,也不搞数据,但提出的问题都奇准。非主流的学术道路让他吃尽苦头,本科一共读了6年,除去开始的第1年,紧接着辍学的1年,余下4年时间张继科都在努力完成他的本科毕业论文。这当然风险很大,但风险和收益成正比,张继科的毕业论文视角太奇特,以至于答辩的老师都提不出问题,毕竟半懂不懂。答辩结束第二天他就飞到香港见肖战,去抓住他唯一的offer。他没有让肖战失望,肖战也没有让他失望。离港回去毕业的时候肖战告诉他“Don’t worry about the money but do worry about your research.”所以当大学里有教授推荐他的毕业论文去TOP期刊发表,张继科都直接拒绝了。他想要的可不是三脚猫的理论结果。


简而言之,来香港读书的张继科有的是雄心壮志。


当一个人目光一直朝向远方的时候,生活中好多琐碎的事情都成了浮云,不足为虑。


但是道理归道理,情感是情感。张继科端着热咖在阳台望海的时候,还是会想起许昕,还有马龙。然后他就开始怀疑为什么自己交不到更好的朋友。


学术的道路的确很寂寞,但张继科有时候会觉得香港真的好冷漠,地域狭窄的穷山恶水,现代人还忙着筑墙,从空间上彻底隔绝变得易如反掌。他想念北方炎夏时跟兄弟挤在一起打牌,或者天寒地冻涮一回火锅。


后来他跟隔壁宿舍的同学打过两次电动后就明白了,他找不到更好的朋友是因为他来香港先遇到的朋友是许昕。


这一巧合,使得之后他遇到的朋友,如果尝试要深入友谊都会觉得有罅隙——毕竟他与许昕默契十足,默契到让他觉得跟别人在一起成了一种将就。


学经济学的人精明得很,理性人假设都是默认optimal是唯一选择。张继科的偏好过于单调,所以许昕成了最优解。


至于马龙——还需要解释吗?他长成那个模样,都不用经济学的理性去解释——他可是靓仔马龙。


8


张继科通宵完出门吃饭,坐在711里吃鱼旦车仔面。


他埋头吃面,听到“咚咚咚”的玻璃声,抬头一看,是马龙站在外面朝他笑。


张继科擦了擦眼,心跳开始加速,连小老鼠都开始探头探脑。


马龙今日穿得好靓,香港已经到了可以穿风衣的季节了,这种带着金丝眼镜的男人再穿上修身的黑色风衣简直就是十级台风,AKA Catastrophe.


马龙掏出手机,隔着玻璃给张继科发信息:[这个时间吃面,早午餐?]


张继科左手敲屏,迅速回复:[通宵,又累又饿。]


马龙看到信息笑了一下,张继科觉得这个人更好看了。


[下次请你吃北门茶餐厅的蛋挞,好好吃的。]


[好啊,先多谢了。]


马龙收起手机,跟张继科挥了一下手,转身走了。


张继科吃了两口面,心里的小老鼠跟他对话。


*追佢啊!*


*但系我穿拖鞋啊,好尴尬。*


*错过喱次,我话你知啊又要等一个月!*


*我怕我猝死啊大佬。*


*哇那你寂寞到死吧,无胆鬼。*


张继科囫囵了一大口面,扔了垃圾,掐死老鼠,追了出去。


马龙听到跑步声回头,发现是张继科的时候很惊讶。


张继科强忍住尴尬跟马龙并排走,跟马龙搭话,问他去干嘛。


马龙说:“今日我生日,阿昕佢地办左个party,係我个师姐屋企。”


张继科睁大了眼睛,脑袋死机了可能有3秒,然后他说:“……生日快乐。”


马龙好似每次见张继科都很开心,他笑着道谢。


张继科觉得这个机会千载难逢,他讲不清目的,但有强烈欲望这样做。


张继科说:“我想同佢地一起,帮你庆生。”


然后他可能想起了些什么,刻意委婉了口气:“得唔得?”


马龙看着张继科,当他意识到这可能是他见过的张继科最认真的神情时,他就点了点头。


在地铁上的时候,张继科抓着栏杆回想为什么事情的走向会是这样。


但是他很快就释怀了,事情都以自己的展开逻辑。换句话讲,缘分天注定。


他跟在马龙背后走的时候,从上到下从下往上打量这个人。事实上马龙真的是个完美的朋友,再进一步讲,也可以是完美的对象。但是从他听了马龙的Pre之后,就开始用一种过分严格的偏见去看待马龙。


张继科知道自己真的好自私好任性,他分不清生活和事业,因为他的生活就是事业,所以当他遇到一个与他的事业仿佛有冲突的潜在情人时,竟然会像有应激性一样,启动全身的理性系统去排斥。


这不成熟。一点都不似成年人做出的事情。


将破碎的理性黏贴许久之后,张继科决定顺其自然。


所以他不再扫视马龙全身,只将视线浅浅地盯在风衣下的长腿和翘臀上。


评论(44)
热度(203)

© 远远不想醒过来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