远远不想醒过来

永不放弃
微博@远远不想醒过来

[獒龙獒]如果这一秒钟你跟我讲你不爱我5-6

继续感恩大佬 @燊枷 

其实这是一个很恶俗的故事,偏要概括,就是炮友变情人。


5

 

这节课开始,例行presentation,张继科忘了带电脑,没法看书,于是第一次认真看同学pre。

 

Professor给的题同产权改革相关,这跟张继科的研究方向结构转型有些联系,他撑着下巴,看不同研究方向的同学讲案例,觉得索然无味,全都是空中楼阁。

 

到他开始闭眼的时候,第三个同学开始Pre。好巧不巧是马龙。

 

张继科没觉睡了。

 

马龙的Pre很有逻辑,他甚至自己写了新的理论模型。张继科专心致志地听,不留余力在草稿纸上记错。同马龙不同,张继科的数理基础不强,有关学习经济学他最不中意的事情就是搭建模型。但是因为是马龙,张继科不知为何就打起了十二分精神,抄下slide上的公式快速推了一遍,结果居然很干净无虞。

 

张继科咬着笔,第一次正面仔仔细细打量马龙这个人。

 

还是休闲衬衫加仔裤,发型整齐把整张脸都衬得精神抖擞,还带着一副金丝眼镜,不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前途不可限量的学术精英。

 

基于Pre准备的充分程度和马龙体现出来的精神程度,张继科甚至怀疑昨夜在自己身下喘息的是马龙的孪生哥哥。

 

课后张继科挠着头走出教室,他又在课上睡着了,醒来后教室人都快走光了。

 

马龙在门口等他。

 

张继科发觉小老鼠又出现了。

 

马龙朝他挑了挑眉,说:“你好似对我嘅演讲有好大意见?”

 

张继科眨眨眼,有点云里雾里:“冇啊?”

 

马龙又说:“我系台上见到你一直系度摇头。”

 

张继科恍然大悟,难道是被马龙看到了自己对孪生哥哥这个梗的迷惑?

 

马龙看了看张继科后脑勺翘起了毛,有点啼笑皆非。

 

他偏着头,有一种无辜的意味:“我翻到References那张slide嘅时候你额头都起嗮皱纹了。”

 

张继科才拉回飞到外太空的思维。

 

张继科说:“啊……References,我看到你把Justin Lin和Zhang weiying放埋一起讲。嗯,重点唔系黎个,重点系你唔可以把针锋相对嘅两个人嘅观点搅埋一起。当然我不针对个人,我只是觉得你对黎个topic看法应该更坚定一点,企Lin你就咪提Zhang,站Lin就把Zhang嘅观点当垃圾。查实我觉得搞研究都系甘样,没咩实力就别妄想集大成。” 

 

马龙挑了一下眉,显然有些震惊:“你不觉得你甘样讲嘢,对我有些不公平咩?”

 

张继科耸了一下肩膀,他说完的确有些后悔,但话都说出口了也不能怎么办。

 

张继科说:“唔好意思啊,我呢个人本身就唔够nice。”

 

马龙笑了:“你肚饿未?同我食餐饭得唔得?”

 

6

 

两个人在食堂吃饭。马龙点了海鲜炒饭,张继科吃番茄意粉。

 

张继科看着马龙碗里的虾球蟹棒,心里有些感慨。

 

聊学术。马龙跟着秦志戬也是搞发展经济学,大方向跟张继科是一致的。但不用细说张继科也知道,他跟马龙学术道路差了十万八千里。

 

马龙说:“我听阿昕讲过你好憎数理化经济学。”

 

张继科想的是:“你之前识我?”

 

马龙反问:“全系有边个唔识你嘅?”

 

张继科很受用。

 

马龙又问:“听讲你在P大讲座上跟Wang Dingding辩驳左成个钟?”

 

张继科说:“唔系辩驳,友好交谈。”

 

马龙说:“Wang Dingding本科也是学数学的,你同佢倾经济学数理化?”

 

张继科说:“Wang Dingding跟萨缪尔森聊两个多小时都唔使提数学,点解我同Wang Dingding倾要提数学?”

 

张继科又说:“佢嘅文章从生物、神经科学聊到发生学、考古学,历史学、社会学等等,太多嘢倾嘅。成个社科领域都可以被经济学宠幸。无咩系唔可以用经济学思维去拓展或者解释嘅。数学只是工具,很虚无。”

 

马龙就问:“咁多领域,你点解系停学又翻来之后,选修左社会学同经济学双专业?”

 

张继科想,终于来了。

 

他说:“我初升大学,学左萨缪尔森个套,新古典主义经济学帝国主义真系好厉害,当时P大研究中心都有人搞出混沌经济学和经济动力学了。但系我始终觉得荒谬,经济学甚至都唔可以解释现实生活中的大部分经济现象,咁又凭什么可以去‘宠幸’其他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?所以我学社会学,就系因为社会学研究的现象经常被经济学量化来研究,但系那些研究全都系**黎噶,背后乜经济机制可以解析。我觉得社会学系最不能用数理经济学的思维来解释的,因为涉及的是人、群体、社会,好复杂的。”

 

马龙说:“即系话,经济学前面摆着无数条桥梁,你挑最塞个条?”

 

张继科咬着筷子,仿佛被这个说法搞得很苦恼。

 

他尝试解释:“其实唔应咁讲……所有桥都系在雾中,好多人趋之若鹜去个看得清路的桥,而我比较任性,选择嘅系有90%几率一定会断左个条。”

 

马龙听了,挺直了腰板,对张继科笑笑讲:“咁我知你点解对我唔够nice了。”

 

张继科勾起嘴角:“边个让你捡左最光明嘅个条大路,我哽系妒忌你啦。”


评论(23)
热度(171)

© 远远不想醒过来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