远远不想醒过来

永不放弃

[獒龙无差]岛国

 

一个AU,龙队中心,全篇不知所云= =。

文章描写有侧重,但尊重国乒所有人,如有不妥请指出,最好是别跟我较真。

贺 @道路对了就不怕遥远 生日,你是全世界最好的超市,给你的祝福多少句都不算多!

 

1

 

风里沁了水,是海的味道。

马龙摸了摸鼻子,猛然发现自己站在空荡荡的街道上。他抬头看,高耸入云的建筑黑黢黢的,天幕尽头像隐藏着嗜血的怪兽。

他有点害怕,下意识去想张继科和许昕在哪里。

然后他很快意识到张继科和许昕都不在身边。

街道里风过有声,窸窸窣窣的,像穿过旷野,吹拂光阴。

马龙小步跑了起来,朝着街道尽头。

这是一条非常长、非常黑的街道。

建筑由高到矮,由多到少,马龙跑得气喘吁吁,满身大汗,到最后他听到黑暗中传来潮声。

那是海水拍打礁石的声音,无边无际的、变幻无常的、温柔凶猛的,总是一片澄澈的海。

马龙突然意识到他在做梦。

他猛地回头——

身后的城市托举着初升的日头,红色的星球迅速上升、变大。 

一只凤凰飞起,将城市夹在两翅之间。

他的光芒盖过了日头,阴影由参天蔽日的建筑退到尘埃里。

光阴剧烈更替,马龙目眦欲裂。

凤凰撕开天幕的一瞬间,马龙的胸口仿佛被戳了一剑,猛地从梦中惊醒过来。

 

2

 

张继科捏着橙色的冰棍,屈起一条腿坐在爬满葡萄藤的矮墙之下。

绿意太浓,明晃晃的日光下穿着荧光绿T的男人像一个自然之子,融入植物之中。

马龙来找张继科时,觉得眼睛很辣。

他搔了搔头,在张继科身边坐下。

马龙耷拉着脑袋,声音有点弱:“我又做梦了。”

张继科嘬着硬邦邦的冰棍,嘴唇被冻得鲜红,他斜眼看马龙,凑过去问:“回来了吗?”

马龙扯了扯嘴角,面无表情地说:“飞走了。”

张继科咬碎一截冰棍含进嘴里,剩下半截给马龙。

马龙倒也不嫌弃,拿过来就吃。

张继科望着天,马龙对着地。

天地一片灿烂,万物光明,毫无阴影。

张继科嚼完了冰棍,就开始掏烟。

马龙啰嗦了一句:“吃完甜的就吸苦的,你有病啊?”

张继科没听见一样,捂着烟点火。

他捏着烟用嘲讽的语气说:“跟你半斤八两吧,十年做一样的恶梦。”

 

张继科在某种程度上不是个善良人。这倒不是说他本性恶劣,有些人天生坦荡利落得像一块冰,话似钝刀而不自知。这不能怪他。

马龙埋着头撅着嘴如是想。

 

马龙走在前头,外八的步伐规整稳当。

张继科插着兜跟在马龙身后,看着马龙两条迈开、擦过又分开的腿。

他突然十分怀念很久以前,傍晚回家,他踩着马龙的影子走的样子。

只可惜他们再也不能拥有影子了。

毕竟这个国度光明灿烂,明晃晃的假日头时刻悬挂在高空之上。

他们到了城门口——这座岛从此处开始,里面没有尽头的街道曾经是他们的乐园。

马龙突然不动了。

他回过头,发现张继科停在很远的地方,仍然玩世不恭地抬着下巴,望着城门口挂着的巨大牌幅“祖国荣誉高于一切”。

马龙回身朝张继科走时,猜到了张继科的心思。

果然,张继科在距离十米的时候朝马龙喊:“龙,我们去看他飞走的地方吧!”

 

大海沉静碧蓝,上面是金色的太阳,像一幅华丽的静态油画。

张继科说:“操。”

马龙看了大海,面无表情,转头看断壁残垣,略微撅了撅嘴。

没一会儿马龙就觉得皮肤刺痛。

这里无风而不干燥,温暖而不炎热,但他就是觉得浑身上下都不舒服。

反正始终不是什么舒适的地方,不管是身体还是精神意义上的,马龙瞥了一眼张继科想示意他走,却发现这人脸上挂着嘲讽一般的笑,看起来十分可怜。

马龙突然后悔答应张继科来这里。

毕竟十年来他持续不断梦到的仅仅是凤凰腾空而起,而十年前事发后张继科第一次做梦,梦到的就是凤凰有去无回。

 

3

 

许昕身体舒展,姿态妖娆地侧卧在土地上。

满天星漫山遍野,簇拥着他。

马龙提着一根狗尾巴草蹲在许昕面前,颇有兴趣地去捅许昕的鼻孔。

许昕翻了个身,打了个大喷嚏,满天星纹丝不动。

许昕见了马龙手里的凶器,坐起身来作势要踹。

马龙堪堪躲过,一屁股坐下。

许昕捏着肩膀望天,一副没睡够的样子。

马龙盘着腿望着地,手里捏着淡紫色的小花。

许昕问:“老张呢?”

马龙说:“游街示众去了。”

许昕啧得一抬嘴角。

两个人相对无言。

许昕突然说:“马龙,我最近浑身发痒。”

马龙抬起眼:“那你就少出城。”

许昕笑笑的:“可是不枕着我的宝贝们睡觉我就不舒服。”

这话说得对,许昕对这种卑微又高贵的植物向来嫌弃着深爱;但这话又不对,毕竟现在一切都是假的,日头是,海也是,花也是。

所以马龙捏起一根满天星说:“那你都如愿以偿了,还痒什么痒?”

许昕抬起长手,伸到后背去挠。

他说:“因为没有风啊。”

许昕又说:“我死了之后,一定不要埋在土里。”

“要把我的骨灰洒到风里。”

马龙就懂了。

这片山头在城外,岛国边缘,曾经海风呼啸,满天星摇曳,至死不休。

许昕喜欢坐在风中,提前体验制造他最后床榻的那种物质。

跟太阳、大海和满天星一起。

这个话题永远无始有终。

马龙玩着手指,另起话题:“秦老师好像在酝酿着些什么,你多看着点。”

许昕修长的手指穿梭在一支又一支细瘦的花之间,他语气轻飘飘地说:“马龙,有时候人会觉得痒,是因为血太热。”
马龙皱起了眉头。

许昕站起来,低头对着马龙说:“你知道刘国梁说过这句话吗?我二十二岁的时候,他说明天的太阳会是我的,后天的太阳也会是我的,是我许昕的。”

头顶日头高悬,马龙当然知道许昕说的不是这一个。

许昕没有太阳。马龙曾经有,现在也没了。他们都没有了。

马龙敏感地扑捉到远处城市上头,有一秒钟闪电劈开天空。

他跟许昕并肩站在无风的山头,看远处耀日也遮挡不住的、天越压越低的异象。

 

4

 

林高远抱着篮球,面朝大海。

他的头发越长越长,遮住小半截脖子。

马龙拖着脚步从远处走过来。他有点累,这些人成天往城外跑就算了,还东一个西一个,找得他心累。

林高远看马龙来了,笑着喊他:“龙哥。”

马龙拍了一下林高远的后脑勺当回应。

他的手行云流水般从后脑勺撤下来便把林高远臂腰间的篮球一拍,然后迅速后退,带球走人。

林高远见势立马跟上。

两个人过了几招,马龙技术比林高远好,又鸡贼得很,林高远抢不过。

马龙虚晃一手骗了林高远,已经把球带到接近篮筐,林高远见势不好,打算殊死一搏,飞跃起来。

但是马龙起跳得更高,球已经不在林高远的范围之内。

马龙跳起来的时候,看到海面上竖立着的篮筐,笔直,庄重。他曾无数次瞄准那里,壮阔的大海是一击必中的目标。

但是海面无风,波涛无踪。

马龙就突然无力,捏着球的手臂上暴起的青筋悄无声息地隐匿进血肉之中。

篮球在地面上弹了两下。林高远有点惊讶,看到马龙颓丧的姿态后手足无措。

马龙也就失神几秒便恢复回来,笑笑地解释:“投出去了就捡不回来,不玩啦。”

他指没有浪,球荡不回来,人又不能下去游泳。

马龙接着说:“走吧,回家。”

 

林高远捡球,跟在马龙后面往回走。

雷声远远传来,马龙抬眼看城市上头,太阳已经落下,天幕浓稠得像糊了一层烟。

林高远问:“发生了什么事?”

马龙想了一下,又想了一下,还是决定告诉林高远:“老师们干了一些事情。”

林高远低头自己想了一下,然后说:“他会回来吗?”

这话林高远问过无数次了,马龙还是下意识想说“会的”,临到嘴边又觉得现在不该给林高远太多希望;但是说“不会”,又未免过于绝望。

所以马龙说:“我不知道。”

林高远沉默了几秒钟,说:“好。”

林高远的声音里听不出情绪,马龙有点担心。

林高远语气平淡地说:“龙哥,为什么世界会是这样的呢?”

马龙转过身跟林高远并排走,揽住少年的肩膀。

 

林高远今年二十二岁,算是命里最好的时光。他天分不俗,虽然天分不俗的人这里多得是。不过马龙还是最喜欢这小孩,他身上有自己的影子,同样是从众星之中一个稀薄的影子,熬到滴水穿石,掷地有声。

所以马龙不想回答这个问题,也无法回答。他能怎么办呢?是告诉林高远生活本来就是这样的,还是安慰他会有前路?马龙想起自己二十二岁的时候,一切都还是最初美好的模样。这样一对比,未免过于残酷,所以马龙决定什么也不说。

 

林高远又开口,像是在喃喃自语一样:“龙哥你觉不觉得时间过得很慢?我总觉得好像上一秒,我还在杜塞尔多夫捣乱来着。”

然后他又笑眯了眼,补充了一句:“虽然捣乱得不太好。如果有下一次,我会更努力一点的。”

马龙抿着嘴,捏着林高远圆润的肩头说:“高远,一切都会过去的。”

远处的城市像一条剧毒的变色龙,但变化是假象,这片土地时光如滞,一如林高远的记忆留在杜塞尔多夫,张继科永远孤独地坐在葡萄藤下,许昕闭着眼躺在满天星间,而马龙十年一日梦到凤凰飞起、将城市夹在两翅之间,至今尚未归来。

 

5

 

樊振东左耳上别了一朵小花,被突然出现的马龙发现之后有点不好意思,用手去掩,但又看到马龙身后周雨正远远走过来,于是犹犹豫豫,还是拿不下来。

马龙抱着手端详樊振东。

樊振东面红耳赤地解释:“雨哥送的,他花了好多心思养的真花,就这么一朵完整的。”

马龙于是笑了笑,眼睛里亮晶晶的。

 

周雨过来就说:“龙哥,科哥满城找你呢,他腰疼。”

马龙本来笑笑地,一听到张继科的名字眼角都耷拉了。

他掏出手机,点开445条未读信息的对话框,回了一句“老实点,十分钟”。

马龙收完信息抬头,听到周雨正告诉樊振东他出城时看到一棵树上有松鼠在做爱,场面特别逗。

樊振东笑得眼都没了,言语间不忘黑一把林高远。

马龙就觉得这岛上风水可不咋地,养出来的兔子都跟狗一样黑,估摸着祸害源头还是张继科。这些小的好的不学,尽学张继科的不好,什么美黑荧光抽烟纹身粗口撕衣服倒是样样俱到。

但这个时候他没心思修理人,直接把樊振东打发跑腿去了。

等看着樊振东的背影走远,马龙才对周雨说:“你带小胖回老家一趟。”

周雨搔了搔后脑勺,听了马龙的话也没什么惊讶的样子,眼神左右飘忽,就是不对上对方。

周雨干巴巴得说:“龙队,这样不太好吧。”

马龙开门见山:“你俩身份敏感。”

周雨笑笑的:“说得好像你的身份不敏感似的,队长。”

马龙抿了嘴,周雨向来是个说话做事都让人舒服的人,这么直截了当的话倒真没从周雨嘴里听说过,教马龙怪不习惯的。

周雨又说:“樊振东又不是小孩子。”

马龙最不爱听这句话,下意识想去反驳,但是他一下子就对上了周雨的眼睛,那双眼睛带着清澈的通透,细看的话,又深不见底。

马龙突然意识到周雨在樊振东十四岁的时候就认识他了。

老师考虑的、自己考虑的,周雨又怎么会没为樊振东考虑过。

但马龙还是要说:“这不是什么好事情,没必要人手一脚来逞英雄。”

周雨又笑了,他好像想起了什么有趣的事情,说着:“可是樊振东从小就是英雄,从小英雄到大英雄,没毛病。”

马龙就有点烦,周雨这人像棉花一样的软,温水一样的暖,你就是逼他逼到极致,他也就会笑笑着把自己压扁、化开,至始至终着不了你的道。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这是极致的固执,变态的别扭。马龙不受控制地有一些联想,意识到了之后赶紧把这些联想掐死。

静默了十秒之后,马龙知道这事儿也就这样了,该说的他都说了。

所以马龙转身走了。

他最后头也没回挥手,说:“改天教我怎么养花。”

周雨朝马龙的背影笑,大声说:“我早就教过科哥了!”

 

6

 

马龙又做了一个梦,少见的好梦。

梦里凤凰还庇护着岛国,他跟张继科许昕站在一起,穿过旷野的海风扑面而来,风中飘扬着里约胜利的歌,骄傲感在骨血里爆裂般滋长。

 

梦醒后马龙又去找了张继科,张继科还是孤独得坐着永不枯萎的葡萄藤下睡觉,蝴蝶栖息在他的肩上。

马龙在张继科身边坐下,一言不发就靠在张继科身上。

张继科问:“做噩梦了?”

马龙说:“不是,这次是好梦。”

张继科轻笑,声音里带有沧桑的沙哑。

马龙不说什么梦,张继科也不问。

张继科伸出手,手心里躺着一颗小小的火龙果。

马龙惊讶地问:“哪儿来的?”

张继科说:“我自己养的。”

马龙哈哈大笑,说:“你养的能吃吗?”

张继科也笑着说:“保你三天不死。”

马龙接过火龙果,的确是十分开心的样子。

算起来他已经十年没见过火龙果了,真的见不到,假的不愿见。他没有张继科勇敢,也没有许昕通透,所以做不到像张继科坐在葡萄藤下、许昕躺在满天星间。

但是此时他失而复得,即使是小小的一颗。

 

马龙突然想起刘国梁喜欢说的一句话,“道路对了就不怕遥远”。

过去十年里他曾无数次思索这句话的深刻内涵,越发觉得生命本来就是这样一个过程。他的路走得不太顺,但事实上没有人的路一帆风顺,张继科是这样,许昕也是这样。在这座孤岛上,主旋律一直是竞争,每个人相亲相爱又相生相克,走不同的路却殊途同归,从势单力薄到掷地有声,从忍受孤独到享受孤独,无非苦中作乐,苦尽甘来。

失而复得,苦尽甘来,道路对了就不怕遥远。

马龙想的是,他们早就不是第一次在洪水中行走。巨浪滔天,逆转命运的事不是没做过,他做过,张继科做过,许昕也做过。更不是没吃过苦,苦吃多了,不怕苦。

在黑暗中行走,一个人就像一支队伍。更何况这一次不是一个人。

他只是想让事情是本来的模样。

如果凤凰撕开天幕是一个起点,那么比远方更远的黑暗道路,迟早会有走完的一天。

 

7

 

马龙倚在张继科身上睡着了,他又做了一个梦。

梦醒之后,马龙问张继科:“如果有一天我也飞走了,你怎么办?”

张继科转过头,眼角眉梢流转着笑意,他告诉马龙:“我骑着藏獒去救你。”

马龙仰头哈哈大笑说:“藏獒长太丑了!而且你不是怕大狗嘛。”

张继科于是笑眯了眼说:“那骑白龙马也不是不行。”

马龙说:“去你的。”

张继科摸着马龙的脸,凑过去嘬马龙的嘴唇,嘬了一下,又嘬了一下,才说:“那你想看什么?你想看什么,我就骑什么。”

马龙被张继科的气息撩拨得浑身发热,半睁着眼胡乱说了个:“那就长颈鹿吧。”

张继科说:“好。”

 

8

 

六月的一个黄昏,马龙又一次穿过岛国长长的街道。

出城门时,他回身抬头,望了一眼城门口高挂的“祖国荣誉高于一切”,然后便看到了长长的街道上,秦志戬和许昕踏过黑夜的尸体而来。

马龙歪头想了一下,倒也明白这很有可能是有来无回的一条路,于是就从兜里掏出火龙果先吃光了。

 

天幕压得极低,触手可及,光线稀薄得几欲消失。

张继科腰间缠紧的绷带突然崩裂,他猛地回头望向城市尽头,那里有一条龙腾空而起。

黄昏发怒了。

从城市尽头蔓延到张继科所在的城市中心,天空像着了火的马厩,有万马奔腾,似怒涛汹涌。

张继科问旁边的邱贻可:“邱哥,你知道哪里有长颈鹿吗?”

邱贻可猝不及防,口不择言:“长颈鹿?我不知道诶……不过我家里我女儿有一只粉红色的。”

张继科就笑了,留下一句话。

“没有长颈鹿,我也要去找他。”

 

张继科跃上天际时,才看到不仅有马龙顶着天,秦志戬和许昕也早被云霾缠身,深陷漩涡。于是他一秒化身猛虎,在天幕边缘扛住一角。

雷声从遥远的地方传来,闪电如空气环流周身。

不在中心尚且难过至此,张继科心惊胆战,不敢去想风暴中心的秦门承受的雷霆之压。

樊振东和马琳跃上来时,张继科万分痛苦得松了一口气,转眼虎啸千里,骂樊振东蠢材。

樊振东倒是毫不客气顶了回头,气流掀得张继科脑壳都疼,张继科气得天崩地裂却来不及发作,因为深沉的龙吟从远处响起。

——天压得更低了。

 

张继科不可抑制地想起他十年来持续不断梦到的画面。

——老凤凰以一己之力背负苍天,苦撑不得之时决然撞向天柱。

——他撕开了天幕,然后消失在天幕尽头。

最深的恐惧令张继科浑身发抖。

 

无限广大的空间和天地一起抖动,即使林高远、周雨、梁靖坤等人纷纷跃上天际各自撑起一角,天地还是瞬间变色。

张继科这时才意识到,他们已经无险可依。

进无可进,退无可退,进退两难,不如不退。

从马龙他们踏上云霄的那一刻起,这就是一条一去不回的路。

 

8

 

后来发生的事情,张继科总是记不清晰。

人的身体很奇妙,自动自觉开启保护程序——张继科再没梦到过凤凰,但半睡半醒间他总会看到云间划过巨大的龙爪,于气流翻滚中撕开黑暗的天幕。

那条龙一马当先跃了进去,就再没回头。

 

灿烂的日光洒在火龙果树上,张继科躺在树下睡觉,时而有蝴蝶翩然而至。

他回来后就将葡萄藤尽数换成了火龙果树,倒不是不再喜欢葡萄,只是有更重要的东西寄托在火龙果上罢了。

但张继科时而也会想念葡萄藤,想起葡萄藤下的马龙枕在他肩上睡觉,醒来时笑得像个孩子一样告诉他:“我做了一个青葡萄一样的美梦。”

在那个梦里,一颗小葡萄成熟了,他凑到马龙耳边,偷偷地告诉马龙:我结成果实,就是为了吃我的时候,能吻你一下。

所以张继科专门留了一颗葡萄,等一个可能永远不回来,也可能明天就回来的人。

 

岛国上空飘着白色的云朵,天空湛蓝,一望无际。

张继科牵着长颈鹿在城门口散步。

他转头望向城市,里面欣欣向荣,繁花似锦,完全看不出来上头的天幕曾被深深撕裂,也没多少人知道有一群人慨然赴命,为破青天头破血流。

一切都写在了风里,了无痕迹,又处处皆是痕迹。

张继科抬头望了望天,一阵大风吹来,吹开尘埃,城门口的牌幅又变得清晰起来。

张继科摸了摸鼻子,他闻到风里好像沁了水——

是海的味道。

 

Fin.

 

我真的犹豫许久才下定决心发出来T^T

对不起老板T-T 时间匆忙  昨晚开始写的  粗制滥造  下一篇我一定好好写!

 

以及海街潮城岛国系列写完了,我tm再也不写这种需要解释的文了……

随便说一下吧

①凤凰:喻光明,也指刘国梁

②假太阳:喻粉饰太平,事物都是相对的,没有阴影的绝对光明,就是没有光明

③没有风和海的国度:喻虚假的自由,风和海象征自由

④葡萄藤:世界对张继科的爱

⑤满天星:世界对许昕的爱

⑥火龙果:世界对马龙的爱

⑦天幕:一些不可说你懂得的东西

⑧十年:一个夸张的说法,指凤凰离开之后时间好像停滞了一样

⑨周雨种的花和张继科种的火龙果:岛国上的植物都是假的、停滞的,自己种象征乐天和爱意吧

⑩长颈鹿和青葡萄一样的梦:突出马龙和张继科的纯真

⑪结局是开放式,自己体会


评论(66)
热度(494)

© 远远不想醒过来 | Powered by LOFTER